设为首页
站点导航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Menu1
湘西行·农家景
作者:111班 戴舜 发布时间:2018-07-27 点击数:1054

 

在桃源县通向石堰坪村的颠簸山路上,我一直在想象这个群山深处的小村庄会是怎样的与世无争,就与陶潜笔下的桃花源一般的安宁。当车终于驶入客栈的院子时,一种仿佛久违了的感动霎时袭入心间。客栈的楼是木制的,有两层,半围着一个极大的石板铺就的场院。抬头看,向上翘起的檐角在背后的青山上映出一个黑色的影子。院前有一个极大的荷花池,布满田田的荷叶和高低袅娜的荷花,在往前便是水田,有水车在田旁的小河里轮转不歇,有木桥在荷花池与小河上蜿蜒。远远近近几户人家的木房由一条条隐在稻中的曲折小道连接,鸡犬之声隐隐相闻。人家与田再过去,便又是群山,石堰坪村便在这深碧色的群山温润的怀抱中安然着。

 

 

不同的时间里,石堰坪村的美是不同的,一日我晨起很早,洗完衣服出至廊中晾衣。一推门只觉湿凉的空气迎面而来,周身裹入含着大山与泥土,鸟鸣与风声气息的薄雾。远望群山、土地、水田、池塘、村道、人家,无不静默在乳白色的雾中,而偶尔从远处人家里传来的鸡鸣,又让这种静里孕育着一种生机。只有先沉静了,方能有喧阗的可能。仔细品度隐在晨雾下的河山,竟能读出一份中国古代失意文人在经历了人生磨难后选择归隐时的那份生命的苍凉,与在看透人生后依然存在的对真情的的坚守和把握。

 

        初到已是傍晚,热闹的篝火晚会后夜已深,我们围坐在一起喁喁闲谈。篝火将熄,在院中间半明半暗,顺着晚风飘出些细碎的烟尘来。抬头望去,一轮将满的皎月在缎蓝色的天空里悬着,几抹云滑过的时候,月便在云中缓缓穿行。今夜星不多,却很亮,没有眨眼,只是静静地缀在长空的几个角落。月与云与星之下,是群山的黑影,远看去,厚重的群山似乎就这么薄薄的一大片连绵着。唯有云在走外,整个夜色都是静的,静出一种永恒的感动来。我以为,这种美只有一个词可以来形容:中国。月是古往今来中国人心头深深烙下的文化的印记,是每一个中国人自儿时起便会吟诵的“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月总是美得那么含蓄而敦厚,温柔而细腻,而月圆总是如此短暂又如此永恒。月的美是中国一切诗意与美好追求汇聚而成的精华。如此一来,这温柔沉静的夜色,便只有一个“中国”方能形容了。

 

“别院深深夏篥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这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诗,是宋代诗人苏舜钦所作的《夏意》。总遗憾在城市很难遇到这样的夏日午后了,所以在冥冥妙缘中,我来到了石堰坪村。那日上山下田劳作了一个上午,吃了中饭,我们便在房内休息。我躺在床上,半梦半醒,正午的日光从玻璃窗和木门的缝隙里透进来,是很明亮很明亮的日光,这样亮的日光,只有夏日的午后才有。窗外密密地笼着很高的绿树,阳光透进来的时候,绿色便一同映了进来,这透进来的绿色是朦朦胧胧的又晶莹透亮的,在那个瞬间我突然间想起了那一句“石榴开遍透帘明”,也突然明白,只有这样明亮的日光方能将外面的色彩清清楚楚地透进来,绿树虽不是石榴,也有同样的意境了。如此想着,身体一放松,便沉沉睡去。当其余意识皆无时,人心方能集中,此时便只听到外头此起彼伏的蝉鸣缓缓的渗进梦里来了,梦里的蝉鸣不再刺耳,倒显得温润,这意境不也正与“梦觉流莺时一声”相合么?从前就很喜欢这首诗,但经历这一次,才真正明白了诗的好:诗里的景也可以不全是诗人真正亲眼见到的,而可以是一种在看到窗子门缝里透进的碧色就想象到外头绿荫深深阳光满地,听到流莺隐隐约约的叫声便知树间有流莺绕枝嬉戏的梦幻联想。

 
 

大山之景,总能给人以温和端庄的美感。置身于广袤河山之间时,人是极其渺小的,跪在湿润细滑的泥土上时,人的心下总会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强烈的归属感,然后就会臣服于自然,平等待万物。当整个长空布满壮丽的晚霞时,人站在万丈苍旻之下,真觉得自己只是沧海之一粟,然后人心就安定了,再没有争执比较,因为在大山之下,自然面前,谁都是一样的微小,又一样的珍贵。登泰山而小天下,大山之上,万物皆于我心。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省嘉兴市第一中学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15819号 浙江创智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地址:浙江省嘉兴市纺工南路1860号 电子邮箱:邮编:314050

电话:0573-82822057(校办) 82822005(教务处) 传真:0573-82822100

建议使用IE5.5 1024X768分辨率以上浏览本网站 今日访问:14188 总访问量:23795290